晚清至民初,上海逐渐成为中国江南地区年画制作中心,并形成海派特色的“小校场年画”。

标题:晚清至民初,上海逐渐成为中国江南地区年画制作中心,并形成海派特色的“小校场年画”。
时间:晚清至民初
中国年画制作的起源虽较久远,但直至清初,才步入它的高峰期。印制年画的中心产地有天津杨柳青、苏州桃花坞、山东潍坊、河北武强、四川绵竹、广东佛山等,几乎遍及全国。年画的题材日益广泛,创作技法也有了改进。上海印制年画的历史较晚,到清末同治至光绪年间,上海才出现桃花坞式的木版画,最初在老城厢内旧校场开始有代销苏州桃花坞年画的店铺。由于代销年画有利可图,有些店就自己刻印年画,请苏州桃花坞的画师绘稿,聘苏州桃花坞工匠制作,画技、印刷、纸张均比桃花坞的产品考究,行销颇畅。上海年画除在上海自销外,还返销苏州。在上海旧校场一带印制和销售年画的店铺,一度相当兴盛,有据可查的字号有:吴文艺斋、孙文雅、筠香斋、源兴、义盛斋、赵一大、甘德盛、老文仪等、还有《点石斋画报》和《飞影阁画报》,也在过年的时候随画报附送单页年画。早期,上海印制的年画,内容和形式,丰富多采。有寓意驱邪祝福的、有戏曲故事、有仕女花卉、有反抗列强侵略的、还有历画等。晚清民初,上海逐渐成为中国经济、文化中心,艺术家聚居地,江南地区年画制作也逐步移位到此,并形成海派特色的“小校场年画”,为中国年画家族一朵奇葩。钱慧安、吴友如、周慕桥等成为年画作者代表人物。 随先进的印刷技术传入中国,石印、胶印逐渐代替手工木刻印刷。石印年画和月份牌年画先后在上海、天津兴起,并很快在全国流行,上海的小校场木版年画因此一蹶不振,并被月份牌年画逐步取而代之。月份牌年画是继木版年画之后在近代出现的又一年画品种。上海是月份牌年画的发祥地。外国洋行为打开中国商品市场,最初以本国的洋画片作为广告宣传品招揽顾客,为适应中国顾客趣味,借鉴和运用了中国传统绘画和群众性最强的年画形式。在中国年画、历画上配以商品广告,这样便渐渐形成了月份牌画的形式。 上海第一个从事创作月份牌画的是中国画师周慕桥。与周慕桥同时期为商业宣传作月份牌画的,还有赵藕生、李少章,他们以工笔画参照木版年画形式,绘制神话、戏曲故事,附以广告内容,用石印精印,随洋布、洋烟、洋油等外国商品,赠给用户。由于它的内容、形式,为中国城乡人民喜闻乐见,得以广泛流传。1889年“申报馆印送中西月份牌•二十四孝图”,是中国目前发现月份牌画中最早的一幅。上海印发月份牌作广告的中外厂商,为数甚多。占据首位的是英美、南洋兄弟和华成三家烟草公司。其次是保险行业,有英商22家、美商4家、日商1家、荷兰商2家、德商1家、丹麦商2家、华商20家;还有一些经营煤油、医药、化学染料的洋行,也出过月份牌。月份牌更其风靡是由于郑曼陀擦笔水彩画法的发明和时装美女主题的兴起。郑曼陀的画法令人耳目一新,受到社会上广泛欢迎。擦笔水彩画技法很快为大家所掌握,成为月份牌画的主要形式。与郑曼陀同时期画广告月份牌的还有周柏生、徐咏清、丁云先、倪耕野等人。他们属于前期的月份牌画家。商务印书馆图画部为上海培训美术人才作过积极贡献。图画部学生中的杭徲英、何逸梅、金梅生、金雪尘、戈湘岚等,后来均成为上海著名的月份牌画家。其中出类拔萃者为杭徲英,上海的月份牌几乎是徲英画室包揽的局面。与杭徲英并驾齐驱的是金梅生。早期月份牌,题材面很窄,复制的古画,内容多属陈旧。到了20年代之后,月份牌由赠品转变为商品,在市场竞争中,又促使这一画种形成色彩鲜艳明快,题材内容多样的特点。除了新时装美女图外,还逐渐吸取了戏曲故事、民间传说等内容及各种民间文化特色。当时在大量封建迷信、荒诞、黄色作品泛滥的同时,也出了一些反映爱国主义思想和美好愿望的作品,如《十九路军血战图》、《梁夫人桴鼓战金山》、《花木兰》,以及《吉庆有余》、《天女散花》等。在风格上也不断创新。1937年,中国抗战全面爆发,上海沦为“孤岛”, 国内市场萎缩、海外销路断绝,上海月份牌画的出版、发行,几乎停顿。抗日战争胜利后,上海年画,虽一度有所恢复,但由于当时彩印画片业粗制滥造、抄袭拼凑之风盛行,内容日趋颓废,所以,到上海解放前夕,月份牌已处于奄奄一息境地。 新中国成立不久,华东军政委员会文艺处和上海美协筹委会,组织一批美术工作者(包括月份牌画家),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前的三四个月时间里,创作了400多幅新年画,并进行一次年画展览。这次画展,对于宣传中国人民共同纲领、宣传人民解放战争的胜利,宣传生产建设和开国庆典等方面,都收到良好的效果,有40多名月份牌画家积极参加新年画创作,上海的新年画创作进步很快,新题材的比重逐年增加,艺术质量稳步提高,上海月份牌年画在它新生的最初阶段,迈开了积极的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