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上海市科学技术情报学会 学术交流 学会供稿 探索者言:缪其浩情报著...

探索者言:缪其浩情报著作自选集——前言&致谢

发布时间: 2010-01-11      浏览:

【阅读全文】
本书看点(代前言)

这篇前言我没有请名人或洋人来写,是出于非常实在的考虑。以我们这个行当的实际情况,名人写几句也未必能够提高本书销路;而让洋人来为这些“非常中国”的文章做“托”,更显得有点滑稽。既然这样,还是由我自己来为读者做个导读吧。

本书收入了自1981年以来我在科技情报、竞争情报等领域发表的部分文章,以及一些访谈、演讲稿和信函等共58篇文字。内容总体上分为四编:第一编“从实践到理论:认识情报工作”,包括各国情报工作的实务和动向、行业与学科以及分析方法等24篇文章;第二编“国家的经济技术情报工作:日本案例”,共收入有关文章8篇;第三编“对话:发出中国情报人的声音”则是我发表的英文文章以及在国外的访谈和演讲稿共8篇,各附英文或法文原文;第四编“鼓与呼:为建设创新国家贡献智慧”是最近几年发表的短评和随笔共18篇,其中包括为《竞争情报》杂志写的11篇《主编卷首语》以及为报纸写的7篇评论。

这些文章的平均“寿命”接近10年,古董肯定谈不上,那么在当前知识迅速老化的时代再来重炒冷饭,除了怀旧还有什么价值?当然,本书作为纪念上海市科技情报事业50周年丛书之一,有点怀旧也不为过;但是我觉得把这些文章整理出来,决不仅仅只有怀旧价值。本书的目标读者,首先是已经或即将进入经济技术情报行业的从业人员,除了在传统的科技情报机构,各类图书馆的服务、咨询和研究部门里的情报人,还有大量在企业里相关部门工作的人员以及支持辅助决策的咨询、研究人员。正在学校就读的年轻人可能是看书最多最广泛的群体,他们不管什么专业都有可能成为本书读者。我觉得对于这些预期的读者,甚至随便翻翻的任何人,本书可能有以下看点。

一、许多文章的内容现在并没有过时

从当年的科技情报到今天的竞争情报,我们这个行当的发展可谓步履维艰。直到今天,对于该学科的性质,行业内还是意见分歧,社会上有人甚至对此疑虑重重。但是毕竟事业犹存、队伍还在,而且在经济技术日益走向全球化的今天,中国在走科学发展道路,建设创新国家,在此过程中不仅仍然需要、而且应当加强国家的经济技术情报能力,而不管它叫什么名字。然而在我看来,几十年的实践和几代人的经验总结还没有真正凝聚为业内的定论和社会的共识。多年来我不得不一再重复地解释,情报为什么不一定是间谍特务干的、情报与信息的区别究竟在哪里、大学里讲授的情报学与人们通常所说的为什么不一样、外国同行们除了计算机网络数据库是不是也搞情报分析研究等等。这些问题不仅要对职场新人讲,而且还要对政府主管部门甚至关心情报工作的各方专家们讲。

我写这些文章都是花了功夫的,即使早期一些文章没有列出参考文献,但可以负责任地说,我每篇文章都有坚实的文献和体验基础,不少资料不仅“谷歌”找不到,甚至许多专业数据库里也不会有;此外还有到国外直接观察和面对面交流的收获。在这些文献和体验基础之上所做的分析提炼今天仍然值得一读,据此提出的观点多数现在并没有过时。而且由于种种原因那些老文章很少得到引用,更何况其中有大约四分之一是首次发表或首次以中文面世。所以我相信新人们看了,还是会有一些新鲜感觉的。

二、各编引言和各篇编者说明值得细读

编一本自选文集,本来不应当花费很多时间,而我编这本集子前后经历半年以上,其中主要的工作量是为各编各篇写引言或说明。我初步估计这些说明文字的篇幅占了正文的10%左右,主要是提供了文章的背景资料和补充情况。也就是当时为什么会写这些文章,它与本书内外的其他文章有什么联系,文中资料的来源、实例事件中值得补充的细节,以及现在是否需要修正补充等等,当然还有一些文字处理细节的必要说明。其中一些细节(人名、时间或出处等)的处理的确花费了不少时间,有人也许会说,吃鸡蛋不需要知道老母鸡是怎么把它生下来的,好文章本来应该不言自明。但这本文集不同,首先大部分文章都不长,本身很难把背景细节交代清楚;更加重要的是,本书的目标读者与我在很大程度上都是一起“摸大象的瞎子”。当我摸了一下说这是根柱子的时候,了解一下我是站在哪里摸的、为什么会认为是柱子,对其他“瞎子”是有意义的。我自己的亲身经验就是这样,当我有机会与国内外专家同行见面、特别是深入交流时,我对他们的作品和观点就会有更加深切的体会。

我借用这个寓言已经超越了它本来的寓意,我觉得人类在未知世界面前永远是围着大象的瞎子,而一群数量足够多的瞎子各自准确地报告自己摸象的细节,再加上一套三维地理信息系统,就可以无限逼近大象的真实面貌。

三、或许可以体味一些职业人生的酸甜苦辣

小时候人人都说长大了想当科学家,后来年轻时读的最多的是政治家、军事家的传记,但是你我之中有多大的概率会成为这些“家”呢!作为平头百姓和普通专业人员,我们自己的职业经历有时也会对他人的成长有所启迪。

1978年初我幸运地成为文革后的第一批经高考入学的大学生,那时看到报纸上蔡祖泉研制灯泡的事迹,就报考了想像中五颜六色十分精彩的光学专业(后来改称为电子物理专业),但是入学不久就发现这个专业其实并不适合自己。我后来进入科技情报行业应该说并不完全是偶然。因为兄姐的职业关系,我可能比其他人更早知道天下有科技情报工作这个行当,然而仅仅是“家传”并不保证你能够安心干好一辈子。实际上是我不太喜欢的物理专业的学习经历让我明白了职业生涯的很多宝贵道理,比如知道什么是基本的学术素养、进入一个学科或行业最好从了解其历史开始、从解决一些小问题着手培育兴趣等等。就这样我还在本科生期间就曾经用了整整两个暑假泡在上海图书馆里,把能够找到的所有中文图书馆情报杂志通读一遍,英、日文的也翻阅了不少,以后的不断学习就成为在扎实基础之上的
“增量”;然后又是对发表在情报刊物上的一些疑点发表了看法,其中对文献“半衰期(这恰好是物理学的概念)”错误解释的批评得到了《科技情报工作》杂志一位不知名编辑的鼓励,又因为纠正了某参加起草情报文献行业术语标准文件的作者对Transliteration的误解(可以参见第一编《加菲尔德和引文索引》的第二个脚注),得到了语言学家周有光先生的赞赏。这些微小的收获让我产生成就感,而随着实践机会的增加,我更看到了这份职业的社会价值和战略意义,二十多年下来终于从兴趣变成了责任。虽然科技情报这个职业不仅从来没有大红大紫,而且身份含糊、鲜名寡利,却能使我“余幼好此奇服兮,年既老而不衰”地投入一生,故事就是这样开始的。
如果有时间仔细阅读本书的话,可以体会到我在这个行业里摸爬滚打的心路历程。只要专注,踏踏实实地做下去,就会觉得这个工作有意思,就可能进入一种自为的境界,达到人生的高点。在这一点上,比尔·盖茨已经做到,你我也能做到,当然决不仅限于情报工作。

根据出版社的要求,本书的参考文献全部按照国内的规定格式进行了统一处理,因此与最初发表时的格式有所不同。

我将在博客 www.miaoqihao.name上将本书部分内容和补充材料陆续发表,欢迎读者发表评论并提出意见。

 

致  谢

谨以本书献给我的太太俞幸泽,感谢她多年来默默无闻地为我做的贡献,我至今保存着她帮我誊抄的硕士论文和一些早期文章的手稿。

诚挚地感谢我所在的单位,本书中绝大部分的文章都是我在上海科学技术情报研究所和后来的上海图书馆上海科学技术情报研究所读研究生以及工作期间完成的,馆所不仅以丰富的资料,使我比外面其他同行有了一些得天独厚的优势,而且还提供了宽松的思考氛围和可能是国内最好的工作环境。比如,本书观点虽然未必总是与单位的“官方”立场一致,但我在二十多年时间里从未感受到任何压力或限制;更加幸运的是我经常有机会与许多同事交流切磋,我们会互相通报看到的有趣文献,会直率地评论那些不成熟的观点,在这些同事中看不到知识分子常常难以避免的暗中较劲或互相提防。我的许多观点正是在这样的氛围里形成,并且从“隐性知识”变成了“显性知识”。

最后特别感激近几个月来在编辑本书的过程中帮助我整理中外文稿、查找收集补充材料、做光学字符识别(OCR)或提供翻译、阅读了初稿并提出批评建议的许多同事们,以及出版社负责本书编辑出版的相关人员,他们人数之多使我难以在此一一列出名来,但是有两位我还是不得不提及的:其中陈帮助我校对了所有中文电子文本,施雯和她的伙伴们帮我翻译、校对和整理了大多数英文和法文的文章,她们都贡献了至少数周的业余时间。没有这些同事朋友们的辛勤努力,本书不可能以这样的速度和完整程度与大家见面。

2008年7月16日于上海



上一篇: 盘点2008竞争情报
下一篇: 《探索者言》第一编 从实践到理论:认识情报工作 引言